安全管理處(保衛部)
  • 學校首頁|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安全常識

失物招領
    校園報警求助電話
    24小時報警電話:86361110
    治安科:86361102
    消防科:86361119
    戶籍室:86361116
    網站首頁 > 安全常識 > 正文 安全常識
    2014年度大學生身陷傳銷典型案例

     2014年度大學生身陷傳銷典型案例

    一、三名女大學生被傳銷組織控制失聯半月獲救

    中新網廣州9月19日電 (郭軍 劉國鋒)2名在山東齊魯工業大學就讀的女大學生,8月底到學校報到后就不見上課,學費也沒有交。學校報警后,警方發現失聯的齊魯工業大學2名失聯多日的湖南省衡陽籍女大學生戴某(21歲)、祝某某(20歲)和她們的高中同學、失聯1年多的湖南吉首大學學生周某(20歲)被傳銷組織控制,并正從南京乘坐開往至南寧的K161次列車。接到報警的廣州鐵路公安局衡陽公安處民警火速出擊,在列上將他們解救下來。

    經過詢問,3人被傳銷組織的蠱惑宣傳迷惑,將學費、生活費共計4萬多元全部上交傳銷組織。9月13日,備受關注的失聯案使傳銷組織感受到當地公安機關的壓力,3人被傳銷團伙裹挾逃離山東泰安,南下南京。9月15日,傳銷團伙要求3人從南京乘坐火車回衡陽老家。在派出所,3名女生沉默不語,對家人來接待也很抗拒。“可能系傳銷組織長時間灌輸洗腦的結果”,民警分析認為。

    二、陜西大四女生失聯月余被騙入傳銷組織河北獲救

    中國新聞網報道:8月30、31日是榆林學院學生新學期報到的時間,但大四女生周玉潔卻不見蹤影,隨后周玉潔的母親和班主任確定其已失聯。原來,周玉潔在7月16日考完試后便乘車離開了榆林,21日,她打電話給班主任聲稱已經回到家里。但是開學前的8月24日,周玉潔的母親卻打電話給其班主任,說女兒整個暑假并未回家。

    之后,周玉潔的母親、老師和同學們通過電話、短信、QQ等工具與其聯系,但均未得到回應。周玉潔來自廣西桂林市恭城瑤族自治縣,是榆林學院生命科學院園林專業2011級一班學生,現已大四,平時學習成績一直不錯,性格好,經常參加學校各種活動并且表現優秀。

    因為家庭經濟情況并不好,周玉潔大學的學費一直是靠助學貸款,而為了給家里減輕負擔,她便想趁著暑假外出打工掙錢。于是在同學的介紹下就去了北京打工,此后便失去音信。其家人通過多方了解才知道她被騙進霸州的傳銷組織,于是便報警并告知學校。

    9月20日上午,霸州市公安局開展聯查行動,于9月20日深夜,霸州市公安局等待大部分傳銷人員回到窩點后開始了清查活動。最終,榆林學院失聯多日的女大學生周玉潔被霸州警方解救。

    三、河南商丘端掉一傳銷窩點 10名大學生被解救

    中新網商丘9月15日電(朱昶滔 許永強)記者自河南省商丘市梁園區建設辦事處獲悉,14日,該辦事處在公安部門的配合下,一舉端掉轄區一民房內的傳銷窩點,當場解救被騙入傳銷窩點的大學生10名。

    據介紹,10名被騙參與傳銷大學生年齡均在18至23歲,分別來自湖北、安徽等地。他們懷揣夢想網上求職,被騙到商丘進行傳銷活動,手機被傳銷頭目沒收,居住房間設施簡陋,生活十分艱苦。

    我才來三四天,是通過網絡招聘來的,來到后才發現被騙了。”來自湖北省大冶市的胡某某告訴解救人員說,“一進來就是開會,天天給我們講一夜暴富、一夜發財等洗腦課程。”經執法人員勸說、引導、教育,很多人認識到了傳銷帶來的危害和問題的嚴重性。“今后一定擦亮雙眼,遠離傳銷。”另一位大學生說。

    梁園區建設辦事處安監辦副主任牛東亞對記者說,大學生社會經驗不足,大部分傳銷者將矛頭指向涉世未深的大學生。提醒廣大大學生,網上招聘時一定要謹慎、小心,通過正規渠道去招聘,不要去一些不正規的網店去填寫信息。

    四、大學生疑陷傳銷拒見母親稱女朋友懷孕四處借錢

    綿陽江油23歲準大四男生馮健,就讀于武漢理工大學余家頭校區,是所在班級的班長。7月16日接到一名初中同學電話后,馮健去天津打暑期工,但隨后電話經常關機或無人接聽,基本失去聯系,直到昨天學校開學,也未見馮健報到。

    母親郭桂蘭曾到天津尋找,但馮健拒絕相見,也不告知地方。而馮健到達天津后,在親戚、同學處共借了8000多元錢,稱是“女朋友懷孕了”、或是“生活費”等等。昨日,成都商報記者聯系到母親郭桂蘭和老師王才秀,她們均懷疑馮健陷入了傳銷組織。于是郭桂蘭找到了馮健同學張耀的家人,但對方表示,張耀已經兩年沒回家了,具體做什么工作他們也不清楚。

    7月30日下午,一直處于關機狀態的馮健給郭桂蘭打來了電話,但來電地顯示是安徽蕪湖。電話中,馮健說自己在一個建筑工地上做測量工人,工地已經轉到安徽蕪湖,不會與郭桂蘭見面。在家人的堅持下,馮健答應在天津火車站見面。然而,當郭桂蘭等人從塘沽趕往天津時,馮健發來短信:“我過得很好,你們不要找我了,我不會和你們見面的。”此后,電話又處于關機狀態。

    第二天,通過電話后,馮健發來一條短信:“心也累,身體也累了,你們在哪里,我想要見你們。”郭桂蘭急忙給馮健打電話,但電話依然關機。郭桂蘭只好發短信,選擇在武清人民醫院見面。不過,直到當天晚上11點,馮健都沒有出現,手機也是關機中。

    昨日,記者試圖撥打馮健的手機,但仍然處于關機狀態。而撥打張耀的電話,對方稱自己在山西,隨后掛斷了電話。

    今天,武漢理工大學余家頭校區正式上課。但是,馮健仍未回校。不過他給老師王才秀打了電話,“當我問他在哪里?什么時候回學校時,他只說自己在安徽實習,10月份回來,沒有透露其他任何。”

    五、女大學生報到途中失聯身陷傳銷窩點7天被解救

    9月7日,記者從多方了解到,被爆出失聯的女大學生劉輝是河北醫科大學臨床學院2013級護理系學生,河北定興縣李郁莊鄉人。

    8月31日7點,劉輝的母親王春蘭給她準備了開學報到所需物品,將她送到定興縣汽車站。按正常行程,劉輝乘汽車從定興到保定,再轉火車到石家莊,應于當日下午1點左右到校。

    當日12點54分,劉輝給母親發短信稱“到了”,但當天一直未給其母親打電話。次日,劉輝的老師給她父親打電話,說劉輝沒來學校,且手機關機。此后,劉輝的手機一直打不通。9月3日上午,王春蘭向定興警方報案。

    據介紹,今年暑假,劉輝曾對父母說在邢臺一個同學開辦的補習班中授課,并向父母要了12000元本學期學費。

    9月5日,劉輝的母親在中國建設銀行定興支行查看女兒的銀行卡取款記錄時發現,8月22日,也就是暑假“打工”期間,劉輝曾取錢,地點在山東濱州;8月31日,也就是劉輝失聯當天,劉輝的銀行卡也有取錢記錄,地點也是在山東濱州;9月4日,同樣是在山東濱州,劉輝銀行卡內僅剩的8000多元分三次被取走。

    警方立案后調取了銀行監控錄像。通過多方調查,河北警方在濱州警方的支持下,于9月6日晚將劉輝找到。

    六、四川見“干爹”失聯女孩獲救 被騙入傳銷組織

    8月30日下午,微博上一條四川女孩赴西安見“干爹”失聯20天的信息,受到各界廣泛關注,也得到了西安警方的高度重視。接報警后,西安市公安局立即安排警力展開調查,經查,失聯女孩徐某今年23歲,系四川自貢市人,8月4日晚23時許,獨自抵達西咸陽機場,被一男一女接走后失聯。今天凌晨,經警方連夜偵查,確認徐某系被騙入傳銷組織,隨之迅速展開行動,將徐某安全解救。

    七、大學生見女網友誤入傳銷被救后仍不忘“大事業”

    2014年7月份高女士告訴記者,他的兒子小劉是大一學生,本月10日那天,他被一名女網友邀約到深圳打暑期工,見面后女網友改口說要做一番事業。13日開始,兒子的電話就出現了異常,“打過去他不接,他打過來我們問他在哪里,他也不告訴我們。”見此,小劉的父母15日從老家緊急趕到深圳并報警找人。

    近日寶安警方通過偵查鎖定了小劉的住址,搗毀了一個傳銷窩點。小劉說,這名女子在網上時談的是感情,來到深圳見面后就不再談情,轉而談事業。這個所謂的事業就是“直銷活絡油”,一套幾塊錢的產品要他1萬元買進來,然后再賣出去,一開始公司的人建議他進貨100套,也就是100萬元,小劉沒錢,最后降到10萬元。錢沒到賬之前,人不能單獨外出,手機也被人收走,直到被人營救出來。但小劉依然念念不舍他心目中龐大的事業,“不可能說一棍子打死直銷之類的。”他自言自語說。

    八、大學生被同學騙入傳銷組織十天后借機逃跑

    7月22日,在漢中市救助管理站,提起自己10天的傳銷經歷,謝某仍然不寒而栗。今年20歲的謝某是內蒙古科技大學的一名大一學生。放假前,他接到高中同班女同學的電話,說自己在漢中的醫院見習,讓謝某放暑假來漢中游玩。“她是學醫的,說是在漢中見習我就沒懷疑,她讓我別把要來漢中的事情告訴其他人。”謝某說,7月12日中午,他乘火車從內蒙古到達漢中,在火車站接他的除了女同學外,還有一名自稱是女同學表弟的男子,從謝某到漢中“表弟”一直跟著他。“表弟”自稱在電子廠上班,除了生活費之外,每月還有3000元左右的剩余,待遇非常好。然而,謝某到漢中后三人吃喝和住宿的錢全由謝某出,而且女同學也一直在背著謝某打電話,顯得很神秘的樣子,這讓他產生了懷疑。13日,謝某提出回云南的家,女同學卻說讓謝某多陪她幾天,并退掉了車票,之后帶他去見所謂電子廠的吳主任,接下的事情讓謝某更加感覺到情況不妙。

      女同學帶著謝某來到了某小區的頂樓,在這里他見到了吳主任及其他成員,謝某說:“三室一廳的房子里大概有30多人,地上鋪著墊子,他們坐在地上聊天,還有人給上課。進了門有人給脫鞋,有人給端水,還有人給洗腳捶背,哪個公司的會這樣,就感覺他們像是搞傳銷的,我的警惕性也開始提高了。”

    接下來的10天,謝某就和其他人一樣吃住在這里,不能隨便出去,傳銷組織內部的人很少交流,每個人互不熟悉,30多個男女混住,都睡在地上。謝某告訴華商報記者,他們一天只吃兩頓飯,就是米飯和水煮土豆白菜,沒有一點油。所有人每天早上5點多起床,在不同的地方上課,他就在好多個地方上過課,因為他覺得這些人可疑,上課就不認真聽,才沒有被洗腦。隨后幾天,謝某被多個主任叫去聊天,勸他放棄學業加入到這個新的行業,承諾說只需要交2900元的入門費就可以了,保證他能賺很多的錢,直到謝某逃出來之前主任一直在威脅謝某,讓他給家里打電話盡快把入門費打過來,為了自己人身安全,他只好假意答應。

    不僅如此,謝某稱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嚴格監視,他的手機、身份證以及錢包都被扣押了,打電話發短信,有人會查看手機的通話記錄和聊天內容,甚至上廁所都有人跟著。

      7月21日,謝某有機會與女同學一起外出,但一直被在火車站接他時的“表弟”監視著,為了制造逃跑機會,謝某將其支開了,勸女同學跟自己一起離開,遭到女同學拒絕,隨后謝某拔腿就跑,并上了一輛出租車,才成功逃離虎口。最后,謝某被公安漢臺分局北關派出所民警送到了漢中市救助管理站。謝某說女同學知道那是傳銷,但是她不愿意走,“她已經被徹底洗腦了,她的想法太天真了。”

    22日上午,華商報記者陪同謝某到工商漢臺分局經檢大隊報案,希望協助工商部門端掉該窩點。目前,工商部門已介入調查。昨日下午,謝某已坐上回家的火車。

    九、河南大學生暑期打工受騙被高中同學拉進傳銷窩

    7月1日,王志豪在“江蘇一家工廠”如愿找到了暑期工,離家時跟家人說,是一個高中同學幫他找到的工作。隨后,王志豪與家人失去聯系。前幾天,家人接到他發來的求助短信,說錢不夠了,要200塊錢,之后,家人又接到其手機短信,讓再打3000塊錢過去,這才意識到他被騙進傳銷組織。

    接著,吳月又接到一個電話,對方自稱是和王志豪一起被騙進傳銷組織的,但僥幸逃出。對方告訴吳月,王志豪現在安徽淮北市。隨后,他們趕緊與學校和當地警方聯系,并在微博上求助。

    18日,記者與王志豪就讀的黃河水利職業技術學院水利系取得聯系,該系一薛姓負責人說,系里已得知此事,正在和王志豪的家人聯系,準備去安徽淮北。

    昨天,吳月說,警方介入后,王志豪已脫離傳銷組織。王志豪說,傳銷組織里都是20多歲的年輕人,每天有人給他“洗腦”,大家都睡地鋪。

    無獨有偶,在南陽讀大二的23歲的周口女孩小李,也是在月薪3000元的虛假承諾下,上了傳銷組織的當。7月5日下午,經一網友介紹,小李只身到達江西南昌打工,沒想到的是,當天下午她的手機就被收繳,陷入南昌縣東新鄉大洲村小學附近一傳銷窩點,直到15日下午才被送出。整整10天,小李沒掙到一分錢,還讓家人擔驚受怕了好幾天。

    小李說,在傳銷窩里,自己每天的任務就是“學習,學習”,有人給她“講故事”,有人陪她“做游戲”,對方還不斷變換“講師”、變更手段給她“洗腦”。

    十、女子大學畢業找工作誤入傳銷民警輾轉千里救出

    輕信網上“高薪招聘”信息,一名剛剛大學畢業的女孩被騙陷入傳銷組織。7月13日,大荔縣公安局羌白派出所民警輾轉千里奔赴河北,將這名被傳銷組織控制半個月的女孩解救出來。

    7月4日上午,大荔縣羌白鎮居民李某急匆匆跑到轄區派出所報警:他的女兒媛媛去北京找工作后失蹤了!民警了解得知,李某的女兒媛媛,今年21歲,大學剛剛畢業。她在找工作的時候,從網上發現一則招聘信息:北京一企業高薪招聘人才,只要試用合格每月薪水超過一萬元。

      求職心切的媛媛相信了,6月26日,媛媛告別父母,只身登上了開往北京的列車。就在她走后第4天,家里接到媛媛打來的電話,只簡單說了說“我好著哩”就掛斷了。李某打過去,女兒的手機卻處于關機狀態。第二天,女兒又打來電話,還是報個平安就掛斷,別的一句話也沒有。李某覺得情況不妙,就不停地撥打,可是女兒的手機一直關機。

    得知這一情況,民警分析媛媛可能遇到什么麻煩,于是和北京警方聯系,請求對方協助查找媛媛下落。可是幾天過去了,調查毫無結果。民警決定與李某一起到北京找人。

    7月6日,在北京警方協助下,媛媛手機通話的準確位置被鎖定——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鎮。7月8日,民警輾轉到達河北三河。據當地警方介紹,燕郊鎮一帶傳銷活動猖獗,分析媛媛很可能被騙陷入傳銷組織。于是,大荔民警在當地警方配合下逐村查找。

    7月11日上午8時,民警來到距離燕郊鎮較遠的一個村子。剛進村,就看到兩個男子帶著一名女青年從一戶村民家走了出來。李某看到那名女青年正是自己的女兒媛媛,就大喊一聲。那名女青年聽到喊聲,猛然掙脫那兩名男子飛奔過來,大哭一聲撲到父親身邊。民警將那兩名男子控制后盤查,原來是要帶媛媛去傳銷窩點聽課洗腦。

    7月13日,被騙陷入傳銷魔掌的媛媛終于獲救,由民警護送回到家鄉。那個騙人的傳銷組織,也被三河警方端掉依法查處。

    2009开奖记录完整版 贵阳捉鸡麻将必胜口 卡西欧急速赛车表 星悦云南麻将手机版下载 彩票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开元棋牌游戏赚钱 安徽十一选五选五技巧 北京快3开奖l结果 永利棋牌娱乐app 三星组选6 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 海南4+1彩票玩法 22选5彩票选号技巧 内蒙古快3形态一定牛 北京赛车pk开奖网址 尚牛配资 股票账户怎么开户